他的女孩一天我的-你不知道雪人的心

106次阅读

你不知道雪人的心

标题是:他的女孩一天我的。本文围绕他的、女孩、一天、我的、那时、那个、他的手、我就、杂志社、我和有关词展开编写的关于他的女孩一天我的的作文,仅供大家了解学习。

我认识苏庚之前就知道他的名字了。我一直觉得他应该超过35岁了,满脸沧桑,一脸不苟言笑。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。

美院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一家杂志社做策划,苏甚至坐在我对面。真的不敢相信已经很出名的苏庚还这么年轻。

苏更活跃。其实当时我对他的背景一无所知。

每个月把稿子送到印刷厂后,我和苏都放心了。在杂志社没事干的时候,我会贡献出我最好的碧螺春和他喝茶聊天。他总是心情不好,一边喝茶一边一根接一根地抽烟。有一次他告诉我他非常喜欢雪。下雪的时候,他让我堆一个大雪人。无意中想起了他的话,当时还是初冬,于是画了一个卡通雪人,嵌在钥匙扣吊牌里,想着愚人节的时候送给他玩。他当然不知道这一招。

那时候苏庚的烟牌子总是不稳,整个工作室一天到晚都是烟味,我被他弄得很尴尬陶冶习惯了,也不觉得怎么样,但偶尔给女编辑看样,就有必要骂他几句烟鬼。苏脾气更好。她只是笑,从不生气。

我和苏庚在一个房间住了很久,习惯了每天都能看到他。那时候我是杂志里一个活泼的女孩,每天进进出出,如火如荼。因为工作关系,我和苏经常结伴外出,被编辑部的同事开玩笑说我们是情侣。我知道这是个玩笑。没有人关心它。

美院毕业的学生大多自命不凡,心比天高。当然,我也不例外。那时候我一直以为自己在忙事业,却不觉得自己需要爱情。直到愚人节。

那天,苏没有来上班。一整天都是一个人,有种空前所未有的空虚感。雪人钥匙扣在桌子上,我看了一遍又一遍。最后,我留不住了。我去了苏庚家。

苏庚生病了。整个人糊里糊涂地燃烧起来。我打电话给他的邻居,送他去医院。从邻居口中得知,苏一个人从内蒙古来,在当地没有亲戚可以依靠。

这些,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。守庚的床前,看着他苍白的脸,我下意识地握住了他的手。这是我第一次握着他的手。他的手比我的大,而且很粗糙。我轻轻地抚摸着,好像怕伤到他。那一刻,我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他的手背上。

那天走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苏一直处于昏迷状态。走之前,我把小雪人的钥匙链放在了他的枕头上。

第二天下班,我买了点营养品,去医院看他。透过窗户,我看到一个长发女孩坐在他的床边。这时候,他醒了,对女孩说了一句话。当我看着我手里拿着的东西时,我实际上感觉到了很多过剩。我真的没有勇气进去。

苏很快就要去上班了。他似乎已经完全康复了。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和他有说有笑,问他为什么失踪了这么久。他说他出去旅游了,但他没告诉我他病了。他甚至不能知道我送他去医院,陪了他一整天。

那天之后,那个长发女孩就开始经常光顾我们杂志社,或者在楼底等苏庚。那个女孩很清秀,她的瞳孔很大很黑。看人的时候,人的思维会不由自主的沉入她的眼神。我想,可能这就是苏比较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生吧,我在他眼里一定是不一样的那种女生。我留着短发,说话像打仗一样快。

别人总觉得我这样开朗的女生没有理由受伤。杂志里没人知道我对苏更有感觉。

长发女孩出现后,同事们不再取笑我和苏庚,而是问苏庚什么时候请大家吃喜酒。苏总是笑着说:“快到了。”问我什么时候送他大礼。我真的很后悔没去艺校,不然我当演员会很有前途的。我装了这么多,居然笑了,还不忘取笑他。我说:苏庚,收到我的礼物别忘了给红包。

以后和他独处的时候我还是会给他最好的碧螺春。我给他泡茶。大米茶叶被开水一洗,卷曲的叶子在水面上慢慢散开,旋转着沉入杯底。非常清澈的茶,但味道略苦。抬头看着苏庚,一串钥匙扣正在他的手指上转动。我一眼就认出这个钥匙链是我的。


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由 admin2022-04-29整理分享发表,共计1478字。
转载说明:本文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