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室我的她的让我-樱花樱花,请你说话

98次阅读

樱花樱花,请你说话

标题是:地下室我的她的让我。本文围绕地下室、我的、她的、让我、我和、的人、一种、一个、编辑、都是有关词展开编写的关于地下室我的她的让我的作文,仅供大家了解学习。

25岁那年,我工作过的幸存单位终于宣告破产。带着4000块的积蓄来到武汉,在W大学附近租了个地下室,复习备考,期待着有一天能成为W大学的研究生。这所学校著名的樱花曾经是我整个中学的梦想。我不得不一大早起床去图书馆找座位;我在夜晚的月光下往回走。Home 。我和我的邻居很少接触。他们的身份很复杂:扮演棉花和卖早餐的陌生人每天晚上回到地下室,他们都已经熟睡,只有我对面的房间还亮着灯。
一天早上,我去地下室尽头的洗手池刷牙。住在我对面的那个瘦瘦的女孩也在刷牙。她的头发用一块白手帕随意地扎成一束。这件朴素简洁的连衣裙使她显得干练而敏捷。她在我面前收拾好房子,走出了地下室。我超越她的时候被她撞了,考研资料撒了一地。她抱歉地向我伸出舌头,蹲下来帮我清理。突然她抬头看了我一眼:你也是研究生吗?一也让我知道她是我的同路人。
这个女孩叫詹伟,是山西人。中国大专毕业后,她攻读本科文凭,在一家不知名的杂志做编辑。好几次我说把你编辑的杂志拿回来给我看。但她扭来扭去,拒绝同意。她没有正式编制,没有底薪,每个月指望着微薄的编辑费。她在生存的夹缝中努力学习,梦想进入W大学读研究生。她白天要努力工作,几乎没有时间复习。夜晚是她学习的黄金时期。她的英语单词书已经破烂不堪了。她的晚餐通常只是一条面包。
有一次,我对她说,我喜欢你的名字,詹伟,占位符,很像我现在的生活状态。她肆无忌惮地笑着,有一种压抑已久的释放和苍凉。
那一刻,我才明白,我和她都是落魄的,却保持着一份本真。这种感觉让我感到安全和温暖。
认识詹薇一个月后,偶然在报刊亭看到她主编的杂志。
我饶有兴致地停下来翻看,上面有一些耸人听闻的案例分析和模棱两可的采访记录。我终于明白詹伟不愿意给我看杂志的原因了。她没有在杂志上签原来的名字,但是我一眼就看出来了,叫樱花梦编辑应该是她。
一本杂志让我看到了一个身在异乡的弱女子的自尊、无助和梦想。站在八月的烈日下,我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。如果不是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,我和詹伟大概就只能住在狭小黑暗的地下室里了。
那天晚上,我睡着后,迷迷糊糊中,感觉门外传来一阵打闹声。打开门,只见詹伟和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头纠缠在门里。我喊道:你在做什么?老头看到我,打着滚,从地下室爬了出来。我从詹伟的抽泣中明白了事情的经过:她看书看到凌晨一点,然后出去洗脸刷牙,没锁门;当她回来时,她看到一个旧的拾荒者从房间里出来,怀里抱着她的电饭煲和单人播放器。当时她的腿很无力,但她拼命地和他搏斗因为那是她仅有的两件宝贝。
这件事让我们意识到,这个地下室绝不是一个永久的地方。第二天,我们去合租了一套房。她住在卧室,我住在客厅。月租400,两个人平摊。
我不知道我对詹伟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但这一步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契机。搬家后,一种淡淡的感觉在我和她之间滋生蔓延。
两个人一起看一本书,为一个英语问题的答案争论半天;周末一起做饭,甚至一起出去逛街。因为我们都是囊中羞涩的人,所以经常什么都不买。这样压抑的岁月,依然让我感受到一种平淡的幸福。
考研很贵。当时我只有500元积蓄。我在一家皮包公司找到了一份秘书工作。工资很低,而且离我的住处很远。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,我每天的快乐都凝聚在踏进家门的那一刻:温暖的灯光,热气腾腾的电饭锅,还有詹那威那不算美丽却穿透人心的笑容很多时候,看着眼前的场景,我不禁有些恍惚,以为这真的是我的家,以为坐在橘色灯光下等我回来的人是我老婆。


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由 admin2022-04-29整理分享发表,共计1491字。
转载说明:本文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