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冬我的望着烟盒-请允许我尘埃落定

62次阅读

请允许我尘埃落定

标题是:季冬我的望着烟盒。本文围绕季冬、我的、望着、烟盒、你的、他的、这样、是在、他说、那是有关词展开编写的关于季冬我的望着烟盒的作文,仅供大家了解学习。

恋爱是一件费力的事,会消耗你的青春。当时间的河流不停地向前奔流,我愿意在无望的等待中,降落在别人的岸边。雕舟求剑,只能守初年情。

陈卓用他所有的积蓄在河边买了一栋房子。这是一个小公寓,比麻雀的心脏还小,但很少打开窗户闻闻河水的味道。更何况房产证上的名字是葛小布。

我开始以主人的身份体面地装饰它。客厅墙是果绿的,配一个红色的小双人沙发,可以如我所愿的耀眼。卧室是浅紫色,像梦幻的颜色,能吞没我所有张扬的梦想。

我蹲在地上擦未干的油漆,陈卓突然嬉皮笑脸地走近我:向业主报告这是我最后的财产,申请上缴。不过有点寒酸,80块,还在打折。

他最后一句话的声音明显缺乏自信。我开心地笑了。他手里拿着一枚薄薄的银戒指,没有钻石那么闪亮,也没有铂金那么厚。然而,那微小的光泽却拴住了我的心。

穿上它!我在求婚!他不求任何东西。

你怎么能这样求婚?我鼻子有点酸,低下头,生怕男孩看到我的眼泪会得意忘形。来,让我给你戴上。他碰了我。我伸出我的十个手指,表情严峻:我每天给你擦地板,手指都变粗了。转身去厨房洗手。我无法掩饰我脸上的微笑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手机响了,我永远忘不了电话里的声音:葛小布,我回来了!

笑容在一瞬间凝固在脸上。

纪戴着一副无框眼镜,看上去文质彬彬的。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。他坐在酒店的咖啡厅里,下巴微微抬起,看着落地窗。我站在三味葵花身后,犹豫了一下,最后轻轻拧开左手无名指上的细环,放进背包。

我刚刚出现在纪面前。他脸上的笑容慢慢绽开,像一朵错过了季节的花。冬天早晨喝咖啡的姿势,就像一个非常合格的海归。

我撇嘴:纪晨,你以前不是这样的。我在19岁的时候认识了纪。他梳了个平头,抽了个骆驼烟,一抬手就把欺负我的小流氓打得鼻青脸肿。那是一场英雄救美的遭遇战,虽然他的体型更像熊,而我不是美女。从那天起,我成了他的追随者。人们说纪是个小无赖,但我仍然认为他很好,因为他的眼睛是清澈的。

我昨晚刚下飞机。

这么多年都不联系我。

听到你的声音,我恐怕会情不自禁地从太平洋彼岸飞回来。

你会开这种暧昧的玩笑吗?你不简单。我嘲笑他。

真的,葛小布,我很想你。

说这话的时候,他连笑都没笑,一本正经地看着我。他的眼睛依然清澈如秋天高原上的湖水。他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牛皮烟盒,抽出一支烟,点燃,慢慢呼出。淡蓝色的烟圈挡住了我的眼睛。

旧烟盒的一角已经磨破了。我小心翼翼地用粗劣的针脚缝上了它。那一年,我把烟盒给他的时候,他随手扔在了篮子里。他说带着很麻烦。

我转头看向窗外,心怦怦直跳。唉,要不是我多年前被他打了疫苗,这次恐怕又要掉进他的眼湖了。

咖啡是凉的。他站了起来,我走在他的影子里,依然像多年前那个小跟随者。我们不说话。

纪的车停在河边公寓。他抬头一看:好好生活!你想让我上去吗?我笑着摇摇头。

其实他没有下车,我也不会邀请他。因为在19楼的小房间里有一个叫陈卓的人,这是一个纪并不熟悉的名字。

我是在一次网友聚会上认识陈卓的,那是一次几百人的大型聚会。我根本不知道谁是谁。他突然推到我面前,大声说:我暗恋你两个月了。然后他报了自己的网名,我睁开了眼睛。原来他每天都在我的页面上给我扔砖头。


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由 admin2022-04-29整理分享发表,共计1356字。
转载说明:本文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