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我的那么让我-感谢你不曾伤害我

62次阅读

感谢你不曾伤害我

标题是:他的我的那么让我。本文围绕他的、我的、那么、让我、女儿、男人、一个、到了、突然、起来有关词展开编写的关于他的我的那么让我的作文,仅供大家了解学习。

A

华永胜是我的房东,35岁的中年男人,高高的个子,穿风衣很好看。眼睛深邃如泉。我很少见过眼睛如此美丽的男人。他给我留了一个电话号码,说我可以随时给他打电话。他住在1号楼,我住在2号楼。听说他老婆被政府派出国了,他一个人带着女儿。

我拨通了华永胜的电话,我说,华永胜,你能过来和我喝一杯吗?

花永生不到10分钟就到了。他穿着一件米色的风衣,坐在对面,听我絮叨我和男朋友的感情。他明亮的眼睛温柔的看着我,时不时的在耳边低语,想打开点什么,不要太难过。

当酒吧的钟声敲响十二点的时候,华永胜起身道:晚了。让我带你回家。不,我还是想喝。我很固执。他劝说无效,最后半抱半抱地把我拽上车。他低声说,李周,这么晚了。回家好好休息。你会好起来的。但我突然喜欢上了华永胜,是他把我拖上车,抱在怀里。在这么狭小空的房间里,这么近的距离,他身上的男人气息包围了我,他有力的手臂紧紧的包围了我。这种温度突然让我按捺不住的迷恋。我找了个借口喝醉了,趴在他肩膀上装睡。温暖的温度让我的心突然改变了方向。

我不得不承认,那一夜,我真的有一瞬间爱上了华永胜,但我就是喜欢。在我被孤独和寂寞伤害的那个夜晚,任何来自别人的温度都很容易让我倒下。

如果华永胜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,那么也许我和他之间的这个夜晚,很容易被我们忽略,就当是我们生命中的一个插曲。

第二天华永胜来敲我的门,带着他的女儿。他说让我教她一些折纸之类的简单手艺。他说不太懂,让我帮忙。我以为华永胜真的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,就教小姑娘做手艺,带她出去玩。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多月,华永胜经常做好饭送来给我和他女儿一起吃,说感谢我,我也乐得收下。有了孩子,我的心情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好转。

那天,我和我的小女孩在捏橡皮泥。她说,李周修女,你最近心情好点了吗?笑,姐姐什么时候难受过?她凑近我的耳朵,小声说,爸爸说你最近心情不好,怕你一个人哭,让我陪你。你现在心情好点了吗?我心里微微一震。我以为华永胜是真的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,没想到,他是那么细心的一个人,怕我孤独。

那天晚上,我吃了华永胜送的饭,却有了别样的味道。我偷偷看着在卫生间给我修漏水龙头的华永胜,身材修长高挑。那一刻,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。我小心翼翼地喝着他的鲫鱼汤,又白又香的汤,轻轻压在肚子上,眼睛微微有些湿润。

B

星期天,我正在浴室洗澡,突然停电了。我在黑暗中擦干身子,裹着浴巾走了出来,却有人敲我的门。我紧张地问,是谁?是我,华永胜。我开门的时候,他手里拿着几根蜡烛,笑了。我以为你没有这种东西,就拿来给你了。

蜡烛橘黄色的光在房间里洒下温暖而暧昧的光。我裹着浴巾,头发上滴着湿漉漉的水,身上散发着诱人的成熟气息。华永胜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。他起身低声说,我先回去了。我女儿在家。

你撒谎,华永胜。我说,今天下午我看见她奶奶来接她了。华永胜一时语塞,愣了一下,转身向门口走去。我在背后绝望地哭了。华永胜,你为什么不喜欢我?他叹了口气,转过身,用手掌抚摸我湿漉漉的头发,温柔到与情色无关。我顺势把自己埋在他怀里。他没有推开我,只是温柔地把我护在怀里,像父亲宠爱的女儿。他说,李周,你还年轻。别做傻事。他微微一笑,拍拍我的背。李周,在我眼里你只是个孩子,就像我女儿一样。

我真的开始爱上华永胜了。一开始是一种说不出的爱,但是现在,我真的恋爱了。他是这样一个知道如何生活的人。他做的各种菜,各种汤都很好吃,家里总是飘着花香。我见过他穿着围裙在厨房做饭。他技术娴熟,专心致志。突然我势不可挡,想抱抱他,像个小老婆一样,从后面轻轻抱着他的腰,把脸贴在他的背上,呼吸他的每一寸肌肤。这样懂生活,自律性好的男人恐怕已经灭绝了。


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由 admin2022-04-29整理分享发表,共计1575字。
转载说明:本文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