妈妈一个是一个男孩-少女的唇彩

64次阅读

少女的唇彩

标题是:妈妈一个是一个男孩。本文围绕妈妈、一个、是一个、男孩、看着、是在、我在、一脸、头发、痕迹有关词展开编写的关于妈妈一个是一个男孩的作文,仅供大家了解学习。

16岁那年,我在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,一个邻市的男生给我写信,说,我很喜欢你写的东西。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异性如此真诚的赞美。我的心,像羞涩的荷花,无限温柔。于是我开始了写信的日子,悄悄把心里最细腻的感情写在纸上,贴上漂亮的邮票,然后投进丁香树下的绿色邮箱。那是我年轻时最美好的时光。我的心里充满了喜悦和羞涩。一个少女所有的悲喜,暗沉又明亮,第一次,在一个男生面前,像花一样,带着初恋特有的甜蜜和芬芳,花瓣绽放。

一天,在一封信里,男孩说,我们见个面好吗?你来,或者我去。拿着信,我疯狂地跑到操场高处的看台上,然后一步一步往下走。终于体会到了眩晕的感觉。它真的包围了我,就像云依偎在发光的地方,光让它们无处可逃,也不想逃。在楼梯上经过一面镜子的时候,不小心瞥了一眼。我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女孩脸上的红晕,还有一个衣着朴素,戴着眼镜,没有气场的笨拙女孩。那才是真正的我,一个除了写作没有任何优势可展示的女生。我只是梦里很多人喜欢的完美女孩。可是,偏偏除了我妈没人说我漂亮。老师们总是说:像你这样的普通女生,不好好学习能怎么样?身边的女生也说:“你看安是个多平淡的人啊。她甚至唱得很差。”

但我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在男孩的请求里回信,说:好的,我坐车去你的城市。信寄出的那一刻,我就开始把我所有漂亮的衣服拿出来,用清水一件件洗,去掉褶皱。我带着钱,去了眼镜店,悄悄给自己配了隐形眼镜。店主是一个温柔的女人。她看着我的额头,轻声说,你这么小,戴隐形眼镜对眼睛不好。我低下头,什么也没说,只是倒出一大堆零钱,数好,转身飞快地跑开了。回到家,妈妈看着我洗好的衣服,揉着我凌乱的头发说,安什么时候这么努力了?我闻到衣服上阳光的香味,突然笑了。我昂着头撒娇我妈说,安真的变了吗?妈妈也笑着说,是啊,安已经16岁了,比以前更可爱更聪明了。

是妈妈的话让我一下子充满了喜悦和信心。我想起我一直没有勇气穿的蕾丝公主裙,能与之搭配的淡粉色凉鞋,能松松拉起头发的紫蓝色丝带。也许他们会让丑小鸭变漂亮,我想。

于是我上了去邻城的车,躲在车厢的角落里,拿出一面小镜子,画着,擦着从我妈梳妆台上偷偷带来的一管口红。最后,在镜子里,我看到了一双惊讶的眼睛,我不知所措地去贴口红。但是因为慌乱,白色的裙子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难看的红色污渍。我尽力去擦,但痕迹越来越明显。最后,我悲伤地决定放弃。这时候,车也慢慢开进了邻市的车站。在车站门口,我看到很多来接站的男男女女,一张张慵懒的脸,满身灰尘。只是一个灰色的小镇,没有男孩信中描述的那种苍劲的法国梧桐和干净清爽的青石路。那些沿街叫卖鲜花的妇女呢?怎么一点痕迹都没有?坐在车上,看到眼睛疼,终于相信他没来,也不会来了。因为,也许,他是一个不如我的男生。他撒了谎,却没有勇气像我一样面对那些善意的谎言。


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由 admin2022-04-29整理分享发表,共计1231字。
转载说明:本文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