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候泡面妈妈也不-青春那么暖

90次阅读

青春那么暖

标题是:时候泡面妈妈也不。本文围绕时候、泡面、妈妈、也不、照例、我们、一句、这样、都是、她的有关词展开编写的关于时候泡面妈妈也不的作文,仅供大家了解学习。

十二岁,上一年级的时候,我开始习惯妈妈频繁坐火车“监视”爸爸。她已经走了一个月,有时甚至更久,久到我几乎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了。等她回来,如果她有爸爸,她会笑成一朵花;不然就跟我刚去的时候一样,铁青着脸,有点像萝卜皮。又辣又冷,里面味道一样。但对我来说,没什么区别。我喜欢我妈递给我一串钥匙的感觉。听着那嘎吱嘎吱的声音,我的心像一条鱼,从尘封的土地回到了清新凉爽的水中,想要快乐地飞翔。所以我高一的时候,我妈让我住校,我无论如何都拒绝了。但最后我还是勉强同意了,因为我不想让她的皱纹再多几条。她一走,我照常拿了一串钥匙住在家里;有兴趣的话,路上带点吃的回去。然后在杰伦的音乐里,你会一边做饭一边手指在键盘上飞来飞去。直到闻到气味,你才会慢慢远离电脑。当然,我不总是这样在网上聊天,否则文浩知道了会骂我的。文是初中玩了三年的好朋友。中考后我们去了不同的高中,见面的机会就少了,但是会经常打电话。周末,我们要么上网视频聊天,要么去郊外飙车,要么干脆她坐公交去我家。两个人脱了鞋在地毯上跳舞,直到腿都疼了。文是个多才多艺的女孩,能随着音乐起舞。当我看着文浩灵巧而飞翔的舞蹈时,我常常感到困惑,心想也许用不了多久,文浩就会像他的父母一样离开我,再也不回来了。文嘲笑我的愚蠢。她说我们是朋友,当然,我们会互相依靠。记住对方。就算以后考不上大学太远,像往常一样,我们可以坐火车见面。我笑了:你怎么跟我妈一样,千里迢迢坐火车来看我爸,看他是不是变心了?文笑着跳过去打我,直到我举起手脚向她投降。这种时候并不总是这样。文好的我妈好像不太喜欢我。每次我去找文玩,她都会暴躁的扔给我一句话:现在有些男生不知道怎么回事,不好好学习,整天就想和女生鬼混。他们一看就知道导师不好!我似乎天生对这样的话免疫。他们打我的时候,往往在我心里不留痕迹,像水滴一样滑走或者蒸发。当然,乖也不介意妈妈的白眼,照例和我玩得如火如荼;但有时候安静下来,我们背过身去看书,她也经常在背后给我一句英文:对不起,嘉树。我在对面的镜子里看到了我身后的文浩。我还在静静地看书,但我柔软白皙的耳朵却悄悄地红了。一年后,我们忙着写作业,懒得自己做饭。我们都用方便面充饥。我晚自习会打开视频,文浩也会;这样,我们就会感觉回到了悠闲的初中时光。有对方在身边,我们的心就会沉下去,回到书本上。偶尔,当我累了的时候,文浩会对着麦克风轻轻咳嗽两下。我回头看她举着我送给她的漂亮的大长今娃娃,做着各种鬼脸,还会笑着摔到地上。不经意间,我的手会碰掉康师傅的泡面盒。文浩立刻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,手指飞快地说,我怎么又吃泡面了?!你会吃死的!!!我看着那三个大大的惊叹号,眼泪就会夺眶而出。我说,文浩,谢谢你。我不知道文浩是否没有看到我的眼泪。她总是叹气,用英语回复:佳叔,对不起,我不该发脾气。当我看到它时,我开始习惯性地在镜头前挠自己的痒痒,就像我挠文浩时一样。那边的文浩终于忍不住笑了。笑声中,我看到一个胖乎乎的身影爬了过来,然后视频突然消失了。我知道文浩的妈妈又在看着她了。春天来了,两个学校同时月考。像往常一样,我的成绩是前几名,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考得很差。她没打招呼就跑向我。我看到她憔悴的脸,知道她一定是被老师和家长轮番批评了。她抑郁无处发泄,就来找我了。我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。文浩想要的只是一个发泄的出口。默默地,我打开了一个疯狂的迪斯科舞厅,把声音开到最大,然后大声对文浩喊道:文浩,我们跳舞吧!文重重地点了点头,把脚上的鞋一扔,就像把该死的禁忌和说教都扔了一样。我从来没有跳得这么用力过,没有韵律,甚至没有节奏。当我踩到对方的脚时,我会笑着再踩一次,然后再跳开。对面阳台有人这样抗议,没有理会。那一刻,我们只想这样无休止地跳下去,永不停歇,回到充满各种烦恼的现实生活中。


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由 admin2022-04-29整理分享发表,共计1642字。
转载说明:本文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