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微雨水果店花红-徒留花红

175次阅读

徒留花红

标题是:她的微雨水果店花红。本文围绕她的、微雨、水果店、花红、没有、女子、海棠、自己的、他的、一个有关词展开编写的关于她的微雨水果店花红的作文,仅供大家了解学习。

七年前的一个黄昏,他在上海的一条街巷边第一次遇见了她。

那个时候,她是一个卖奖金的女人。他从小就爱吃那种水果,但在北方叫海棠。在离开家乡之前,他从未想过在温暖的江南还能找到这种水果。他一从北方到了上海,难免寂寞,常常一个人走在人群中听自己的声音。那一天,她推着海棠的一辆小车,在潮湿的小雨黄昏里,他的眼睛闪着黄色和红色的光芒。也许是刚摘下来的,香味依旧婉约。她一手拿着车,一手拿着油纸伞。生意稀疏,她站在细雨中的样子,像一抹落寞的水彩,深深打动了他的心。他上前说自己称了些海棠,她惊讶地看到他用北方人的豪迈劲买了整整五斤。目光碰撞,爱情流淌。她无话可说,只是在伞下微笑,唇红齿白。当他被唤醒的时候,他的心已经是香的,他的爱是不可接受的。我不想。跟她只是一见如故,再加上个海棠生意,仅此而已。他对自己的痴迷暗自发笑。但是,看着她为自己精心挑选的海棠,个个饱满丰腴,我又忍不住偷偷揣摩她的心思。抬起头,她湖水般的眼睛迅速避开他灼热的目光。然而,在暮色中,他仍然感觉到她脸颊上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。

他微笑着向他道谢。当他转身离开时,他听到身后传来她的声音:在这里,它叫华红。吴侬软语如江南八月桂花风空。深深浅浅,他恍惚了:娶这样的女人,应该是这辈子最大的幸福。

多年前诞生的爱情早已被他遗忘。殊不知,很多年前,他确实是这么想的。

那一天一夜之后,他脑海中执着的念头就此打住。痴迷于这种美好的情感,我从来没有探究过他和她有什么不同。爱情应该总是有动机的,对吗?当时他孤身一人在异乡,事业上毫无建树。一个女人的爱足以让他深深感动,那种温暖是他当时唯一的渴望。完全忘记自己最终会改变。比如你会成功,你不再孤独,一切都会好。可是,沉浸在爱情中的男女,怎么会关心的这么细致呢?那个时候,他从来不认为她只是一个单纯而聪明的乡下女人。

所以,后来他和她的故事有了这样的结局:

半年后,他和她结婚了。婚后她从来不卖任何奖金,习惯了他养她。他在外忙,她在家温柔。毕竟她是个单纯的乡下女人。虽然整日奔波于柴米油盐之中,但她毫无怨念。能为他做饭是她一生的幸福。但是,他的事业越做越大,朋友也越来越多。越来越多的人晚回家或者根本不回家。每天晚上聚会,只是普通的。但是,她从来不说话,每天晚上还是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他。直到他背对着她睡着了,他才感到一丝失望和孤独。她不禁想起多年前那个细雨蒙蒙的傍晚,她是如何在巷子口第一次见到他的。玉树的微风,飘飘的,让她年轻的心,疯狂的爱着。

然而,那只是一瞬间的惆怅和孤独,第二天她依然温柔地为他做着一切。就这样,多年的悲欢离合,一路走来,她用自己的方式付出了心灵。但是,有什么办法呢?爱一个人的理由和停止爱一个人的措辞同样容易。

我不能继续了。离婚发生在他遇见她五年后的一个早晨。没有大浪,但是很平静。在物质上,他不欠她任何东西。她只留了几个,说开个水果店就够了。离开的时候,他头也不回地看着自己的背影,就像当年一样。这无非是要不要留下来的问题。当她热泪盈眶时,他已经从她的视线中消失了。

上海,十里繁华,蛊惑了其中的男男女女。就连悲喜也是日新月异。不一会儿,和她离婚的情节就成了他生命中唯一的怀旧场景。他忙于事业,也忙于不同的女人。同城,说不出来就消失了。另外,上海太大了。他只知道她在曹豹路开了一家水果店。可是,他整天在上海这个繁华的城市里跑来跑去,却从来没有机会路过她那家各种生意和女人的水果店。

又过了两年,一个雨夜,他突然想起了她。他开着一辆私家车,沿着曹豹路寻找。小雨敲着车窗,让他对车周围的视线变得模糊。街上的灯光和人群仿佛置身于一幅厚重忧伤的水彩画中。他突然想起七年前他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天下着小雨。太多的女人总是很累。想到这一刻,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。这些温暖的感觉让他潜伏在心底,还有一点他很久没有感受到的爱。其实就像细雨,荡漾。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。终于,在曹豹路的尽头,我看到了她的水果店。当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,位置也不好。没有顾客。昏黄的灯光下,她撑着一把淡绿色的油纸伞,轻轻环顾四周,眼神中带着淡淡的落寞,一如当年。透过蒙蒙细雨,他在车里远远地看着她站在雨中,突然想哭。他关了灯,静静地坐在里面,看着她的水果店。店里各种水果装在各种精致的水果篮里,都是亮眼的。此时,上海是奖金上市的旺季。但在她的店里,一抬头,她几乎什么都找到了,除了他曾经深深迷恋的红黄两色。就像我对她的爱,一直留在记忆里。

他看着她疲惫地收起雨伞,把它还给商店。后来,一个壮实但老实的男人走了出来,和她一起把放在店前的一筐筐水果搬回店里。该打烊了,他在车里心想。看着她和那个男人,来来回回,默契地搬着水果,我又忍不住感到孤独。

是重逢,但他没有下车。在这一切面前,没有理由放过他。

比起朱妍的趋于变化,人生趋于老去,最易变的大概就是人心了。她和他在一起五年,心不为他人所动。仅仅过了两年,我的心又属于我了。他没有权利责备她,但他错过了。因为心随情境而动,只留下一个加成。不管各自的身份是什么,在红尘中,人与人是一致的。

这应该是恋爱中的生活:爱随心,心随情,仅此而已。


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由 admin2022-04-29整理分享发表,共计2162字。
转载说明:本文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